陷入混乱之中的希腊足球是如何失去变革希望的

2012年2月29日的晚上,希腊南部的一家面包店发生了炸弹爆炸,店铺被炸的一片狼藉。幸运的是没有人受伤。 但毫无疑问面包店的老板,Petros Konstantineas,是本次袭击的目标。

Konstantineas是希腊超级联赛的一名裁判员。当他不在球场上时,经营着一家面包店。炸弹被提前放在了店里的烤箱里面,Konstantineas知道谁制造了这起爆炸袭击。几天前,当他执裁一场克桑西和奥林匹亚科斯的比赛时,有两个人找到了他。他们威胁Konstantineas必须让奥林匹亚科斯赢得比赛,但是Konstantineas拒绝了他们,并告诉他们他不会被收买。

2011-2012赛季结束后,Konstantineas离开了裁判的岗位。后来他开始涉足政治并在2015-2019年间扮演一名激进左翼政党的角色。他说:“爆炸发生后,我不得不考虑我的家庭,我要把我的孩子们藏起来,我从来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种地步。”10年过去了,希腊足球几乎没有什么改变,恐吓和暴力仍然经常发生在这项运动中。就在今年的2月1日,一个19岁的男子在阿里斯球场外被刺死。一名沙朗历基的球迷被指控涉嫌这起谋杀案。 两队同在希腊北部城市塞萨洛尼基,是同城死敌。许多人认为Theodoros Zagorakis是改变希腊足球的合适人选。2004年欧洲杯,他以队长身份带领希腊队上演黑马神话并最终夺冠,在希腊有着非常高的人气。2021年3月,他当选为国家足协主席。但是仅仅持续了165天,9月8日他宣布辞去足协主席一职,他对迎面而来的艰巨任务感到失望,并表示处在一种“有毒的”气氛之中。

2004年希腊欧洲杯夺冠的神迹已经被证明是昙花一现,是一个本来就丑陋的故事中穿插的一个迷人插曲。自2000年以来,该国的足球已经在一步步地衰落。 国内赛事的上座率低得可怜-希腊超级联赛场均5000人,同时球场上的比赛质量也在下降。 球场之外的丑闻一桩接一桩的发生。

2003-2004年,希腊超级联赛的前三名有参加欧洲冠军杯的资格,现在只有冠军球队才有资格,并且要经过两轮资格赛后才有机会进入小组赛阶段。

前伯明翰和维冈竞技中场球员奥利维尔·卡波,2013-14赛季在希腊的利瓦迪亚俱乐部效力。他在接受法国足球报记者采访时把希腊足球描述为“一个彻底的黑手党”。一切都是腐败的,他说。 所有比赛都参与了体育投注。 这样的事情在别的地方不会发生。 欧足联没有重视希腊联赛。 有一些比赛可以一直持续到第99分钟,俱乐部主席都雇佣了保镖-你认为这正常吗?

卡波声称,比赛的操纵人员曾经找到他并要求他在比赛中故意获得红牌,当他拒绝后,那些人威胁了他和他的家人。所以他决定尽快和俱乐部解除合同以便尽早地离开。

上一个披露的大案件发生在2015年,由检察官Aristidis Korreas发起,他提供了一份173页报告,详细列举了几十个被指控人违法活动,他们组织了一个犯罪集团,实施欺诈和参与足球腐败活动。Korreas获得了希腊情报部门的协助,对许多希腊足球的高级人员进行了电话窃听,收集到了很多的证据。他坚信他揭露了一个通过贿赂裁判来控制比赛结果的巨大阴谋。但是,6年后,2021年1月,28个关键人物,包括奥林匹亚科斯和诺丁汉森林(英冠球队)的主席Evangelos Marinakis,若干裁判人员和若干足协委员被无罪释放。

2014-15赛季联赛停摆了3次。 一个46岁的男人,Kostas Katsoulis,在克里特岛一个第三级别联赛的球迷冲突中被杀害;裁判委员会的副主席遭到了袭击; 在一场奥林匹亚科斯和帕纳辛奈科斯的德比赛中,足球流氓们闯入了球场内。

2018年3月,在一场PAOK和AEK Athens至关重要的比赛中,由于不满裁判吹掉了制胜的关键一球,PAOK的主席Ivan Savvidis带着一把装在枪套内的手枪冲进球场。因此联赛又停摆了一次。事后,Savvidis,这位烟草大王进行了道歉并被罚款,球队也被扣了积分。

2018年12月,裁判Thanassis Tzilos在里萨遭到了四个蒙人袭击,他被从车里拖了出来,头部和腿部被猛烈殴打至重伤。此后裁判集体罢工,联赛再次陷入停摆。

2020年,在新冠病毒流行之前,由于奥林匹亚科斯控告PAOK的主席同时拥有Xanthi FC,违反了联赛规定,紧张局势又一次升级。Savvidis否认有违反情况,但PAOK再次被扣了积分。

当上述PAOK第一次被处罚时,8000个支持者聚集在街头并展示着一张写有“希腊被分割成两部分”的横幅标语。2016年-2019年任职体育部副部长Giorgos Vassiliadis,认为这种情况揭示了一个令人担忧的更广泛的问题。这个国家的经济已经衰退10年了,青年的失业率已达到50%,发生暴力事件的可能性正在增加,他说。那些试图改善希腊足球状况的行为,由于政府考虑成本而全部陷入困境。在这个国家司法不起作用,解决办法只能来自外部。

2011年欧足联的一份报告中指出,在2009-10赛季中,有41场的比赛结果是有问题的,由此引出了一场假球丑闻。文化部副部长Giorgos Nikitiadis说这是希腊足球史上最黑暗的一页,刑事调查委员会有必要进行更深层次和更高层次的调查。2016年欧足联向希腊安排了特别代表以清理足球乱象。但是四年后特别代表离开时,并没有任何明显的改观。尽管欧足联主席和希腊首相签署了一份备忘录。

2022年2月22日,国际足联和欧足联联合发函给希腊足协,要求其紧急确认足协的高级官员的任命必须是透明的。

足球在希腊是很复杂的,因为在于俱乐部的老板,他说。 我们可以做的不多,只是试图创造协同作用,把他们聚在一起,缓解紧张局势。但他们最大的问题是缺乏统一,没有团结,每个人都试图掌握权利。我们就无法实现既定的目标。

Georgios Antonopoulos, 希腊赛德大学的教授,他说:在希腊,爱和关心俱乐部不会成为一个成功的俱乐部主席。 成为俱乐部主席只是一个巩固生意和政治影响力的途径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